小绿文 古诗词 用国破和死亡赢得顶级艺术的李煜,为何被说成是舜帝转世?

用国破和死亡赢得顶级艺术的李煜,为何被说成是舜帝转世?

一个是“华夏至圣”,一个是“千古词帝”,两人皆双瞳;一个姓姚名“重华”,一个姓李字“重光”;两人的妃子皇后都是…

用国破和死亡赢得顶级艺术的李煜,为何被说成是舜帝转世?插图

一个是“华夏至圣”,一个是“千古词帝”,两人皆双瞳;一个姓姚名“重华”,一个姓李字“重光”;两人的妃子皇后都是名为“娥皇”和“女英”,还都是亲姐妹,就连妃子皇后的去世经历都几乎是一样的,难道李煜真的是舜帝转世不成?欲知究竟,且听娓娓道来。

公元九三七年的七夕节一定是非常浪漫的,因为那年一个风华绝代,玉树临风的大才子出生了。不用猜了,那一年出生的人,能配得上这个赞美的仅“千古词帝”李煜李重光一人而已。

史料记载李煜是“丰额骈齿,一目重瞳子”,因为是一目双瞳,所以字为“重光”。正是因为与舜帝都是双瞳,被后人说成是舜帝转世,这玄而又玄的事也确实不好考证,但他们也的确有很多相同之处。

先来看舜帝,生时双瞳仁,故字重华。从舜帝开始,人有双瞳的记录就再没出现过。直到公元九三七年李煜的出生,至此,双瞳重现人间,而且李煜的字也是因双瞳而为“重光”,和舜帝的字虽有一字之差,但意思却相同。如果非要找个李煜是舜帝转世的证据,这应该算是古人给出的有力证据之一。你要觉得这证据也玄乎了,那没办法了,谁让要证明的事情本身就是玄乎之事呢。

如果因为只有他们两人有双瞳,就说成转世,也确实牵强,如若这般,那些个有同样特点的人岂不都是转世来的了。我们现在医学发达了,知道了这可能是基因突变的结果,就比如有人长了六个手指头一样,这只能算是一种巧合而已。古人限于对生物学认知度的局限,说成转世也不过是受传统思想影响的结果。

偏偏是无巧不成书,要说双瞳是基因突变的结果,那下面的巧合绝对让你惊掉下巴。舜帝的两个老婆一个为娥皇,一个名女英,而且两人还是亲姐妹,同为尧帝的女儿,关系彼此融洽,都是舜帝的贤内助。有史记载:“舜父顽,母嚚,弟劣,曾多次欲置舜于死地,终因娥皇女英助之而脱险。舜继尧位,娥皇女英之其妃,后舜至南方巡视,死于苍梧。二妃往寻,得知舜帝已死,埋在九嶷山下,抱竹痛哭,泪染青竹,泪尽而死,因称“潇竹”或“湘妃竹”。你看看,姐妹二人不仅帮助舜处理好了与父母、与兄弟之间的关系,最后也跟着舜帝在湘水边殉了情,可见彼此感情之深,关系之融洽。

而李煜也是只有两个老婆,分别为大周后和小周后。巧的是大小周后也是亲姐妹,大名分别为“蔷”、“薇”,小名分别为娥皇、女英。李煜的两位皇后与舜帝的两位妃子在名字和家庭关系上都是惊人的相似。而且两姐妹也是彼此相处融洽,同李煜情深意切。

到了这里有人可能有疑问了,有一首李煜的《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这样写道:“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词的大体内容是小周后在大周后病倒时偷偷和李煜约会的场景,而且还非常露骨,这怎么算是相互融洽和情深意切呢?

事情也确实如此,但仔细琢磨,若是姐妹关系不好,小周后还用得着偷偷约会吗。李煜好歹也是一国之君,而且也不是隋文帝杨坚那般的妻管严,在那个男权社会,皇帝都是三宫六院的时代,李煜用得着偷偷摸摸的约会吗?他们此举的唯一合理的解释便是不想伤害了大周后,也正好佐证了大周后与小周后的关系融洽。而大周后去世前将心爱的烧槽琵琶留给了李煜,李煜在大周后去世后又将这琵琶送给了大周后作为陪伴之物。由此可见她和李煜的感情尤为深厚。只是李煜在老婆病重时,还和小姨子去约会,这确实是不妥的,但是今天不聊此事。至于小周后同李煜的感情,后文自有分晓。

当然,大小周后的去世多少还是和舜帝两夫人有些不同的,不同之处也仅限于大周后一人。娥皇女英二妃是在舜帝死后殉情,大周后是在春季染疾,自己没有当成一回事,不积极配合治疗,最后病情逐渐加重。后来好不容易养的差不多了,又忽然听闻四岁的儿子为了给她祈福,在板凳上摔下来,不治夭折。在疾病和精神的双重打击下病情越来越严重,最后不治身亡。而李煜在此期间也是朝夕相伴,睡觉更是衣不解带,药必亲尝。在《南唐书》中记载,大周后自知时日不多,临终前对李煜说:“贱妾有幸嫁入宫门,至今已有十多年了,女子之荣,莫过于此。”从这段对话中也可看出两人的感情深厚,非比寻常。

大周后的去世对李煜的打击非常大,精神一蹶不振,一直到次年十月做了一首《临江仙·秦楼不见吹箫女》来悼念亡妻后才有好转。一起欣赏一下这首诗:

《临江仙·秦楼不见吹箫女》

秦楼不见吹箫女,空余上苑风光。粉英金蕊自低昂。东风恼我,才发一衿香。

琼窗梦醒留残日,当年得恨何长!碧阑干外映垂杨。暂时相见,如梦懒思量。

好在有了小周后的及时出现,给了李煜重新焕发活力的勇气。只可惜小周后没有大周后的幸运,结局也是四个美人里面最惨的了。在大周后去世两年后才嫁给李煜,封为皇后,不多久南唐便被宋朝给灭了,小周后主动要求跟随李煜到汴梁,李煜几次规劝不听,便随了她。

宋太祖赵匡胤私下里垂怜小周后美色,可好歹知道分寸,虽然算不得正人君子,但终究没有做出过分的事来。赵匡胤去世后,赵光义当了皇帝就不同了,他可是一个在历史上出了名的流氓皇帝,最喜欢抢别人老婆。再此之前抢的最出名的当数花蕊夫人了,早就对小周后垂怜已久的他岂会放过。之前碍于有他老哥天天敲打着,还不敢胡来,现在天下数他官最大了,就开始对小周后打起了算盘。先是封“郑国夫人”,小周后不为所动,后来就干脆直接召进皇宫。在《江南录》中记载:“例随命妇入宫,每入辄数日而出,必大泣骂后主。声闻于外,多宛转避之。”一去宫中就是住数十天,只要是个正常人,用脚指头想都能知道是什么事。女英受了大辱,抱怨李煜是肯定的,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好,岂能不骂。但是她又深爱着李煜,要不然也不会在李煜被赵光义赐死后也随着丈夫自尽殉情了。

絮絮叨叨扯的有点远了,其实也只是想说明小周后的自尽多少也和舜帝的二妃相似。说完了两位贤内助的巧了,下面接着说舜帝同李煜在成就上的相似吧!这里要说的成就不能按相同领域的成就来说,毕竟是时代不同,使命也不同。

舜帝大家都知道,五帝之一,早期以孝闻名,被尧帝赏识,舜帝治国有方,在各领域都有很大的进步,各部落相处融洽。在《史记·五帝本纪》讲“天下明德皆自舜帝始。”同时对易经的发展也起到很大作用,《保训》中提到舜传承“中道” :“测阴阳之物,咸顺不逆,舜即得中”。《童子问易》考证舜帝系大易重卦之人 ,来自《易经》的德道渊源于舜帝,所以舜被称为易学发展史上五圣之一,同时被奉为华夏至圣。

舜帝的成就在网上一收一大把,翻来覆去都一样,也就不多说了,还是着重谈李煜。作为一代帝王,要说他做皇帝有什么成就,那绝对的是满嘴瞎话,最高评价不是昏君,不能再高了。当帝王唯一给他做出贡献的便是丰富了他的人生经历,对他在诗词上的造诣有推波助澜的作用,仅此而已。清代文学家余怀曾评价李煜说:“李重光风流才子,误作人主,至有入宋牵机之恨。其所作之词,一字一珠,非他家所能及也。”这个评价应该是比较客观公正的,也点明了李煜在诗词上的成就,非他人可及。

其实李煜在词的成就上正如他的经历一样,可分为两个阶段。在被俘前受温庭筠、韦庄等“花间派”词人影响,作品写的大多为他的皇宫内的奢靡生活以及同大小周后谈恋爱的事情。诗词虽然写的华丽,但成就算不得大成。被俘之后,亲身感受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寄人篱下的百般无奈,有感而发,创作出了多篇不朽的旷世佳作,终于在词赋领域自成一家,成了“婉约派”的开山鼻祖。绝笔《虞美人》便是他这一时期的巅峰之作,传闻这首词创作出来后,跟随李煜来到汴梁之人读后无不失声痛哭。后来此诗被赵光义听闻,极其震怒,赐了李煜一杯“牵机药”,终结一生

一个是“华夏至圣”,一个是“千古词帝”。彼此又有如此多的相似,大家说巧不巧,这绝对是集天下大巧于一身。中国上下五千年有记载的双瞳也就仅此两人;起名为娥皇和女英也都是仅此两人;娥皇和女英还是亲姐妹的又是仅此两次;最后两姐妹还都是同嫁一人为夫,连妃子的去世都几乎是一样的,如何不为之惊叹。即使我数学学的不好,我也知道这需很大的概率才能有如此巧合之事,这个概率怕是要用超级计算机才能算出来,也难怪世人会认为李煜是舜帝转世呐。

对于这种玄而又玄之事,即便是再多的巧合,也无法有人能给出有力的证据来,那为何古人还要乐忠于给李煜强加一个舜帝转世的帽子呐?这应该是为了抬高李煜的身价了,舜是何许人也,前面介绍的也算清楚了,即便是神仙化了,在神仙圈里那也是顶级至尊般的存在。把李煜说成舜帝转世可比把唐僧说成金蝉子转世更有面子,正好俩人彼此又有诸多关联,何乐而不为呐。

李煜虽不可与舜帝同日而语,但其成就还是有目共睹的,纳兰性德在《渌水亭杂识》中评价说:“花间之词如古玉器,贵重而不适用;宋词适用,而少质重。李后主兼有其美,更饶烟水迷离之致。”评价可见之高不言自明。而周之琦就更加直接了,在《词评》中这样写道:“予谓重光天籁也,恐非人力所及。”评价他在词赋上的造诣已经到了突破人类极限,到了神仙所作的地步了。而王鹏运在《半塘老人遣稿》中对李煜“断代南流,嗣音阒然,盖间气所钟,以谓词中之大成者,当之无愧色矣。”的评价算是一个盖棺定论。李煜的词极大的丰富了我国古代词的流派和风格,对我国古代词的文化起到极为重要的贡献,“千古词帝”当之无愧。

读到最后,或许多少已经了解一些李煜的人生了,再来欣赏一下李煜的绝笔之作,是否也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