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绿文 古诗词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辛弃疾的这首《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读罢只觉胸腔内萦绕着一股豪迈之气。…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辛弃疾的这首《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读罢只觉胸腔内萦绕着一股豪迈之气。辛弃疾有心建功立业,为国挥洒热血,是历史上少有的能文能武的词人,被人誉为人中之杰,词中之龙。可再伟岸的人物背后也有着尘俗的一面,辛弃疾也不例外。他虽才华洋溢,胸怀大志,但也好色奢靡且自恋。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插图

妻妾成群

辛弃疾最初是金国人,祖父是金国的一个县令,家境算是中规中矩。辛弃疾不仅能写得一手好词更是有着一身的武术功夫。或许是因从小成长于北国金人占领区,辛弃疾对国家有着一种别样的热爱,梦想着有朝一日在沙场一展拳脚。

辛弃疾也的确是一个硬角色,年仅二十一岁那年就带着两千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在反对金人暴政起义中投靠了义军。

可惜辛弃疾仕途坎坷,在官场摸爬滚打四十多年,其官职大都是文官或无实权的官位,青春年岁过去后他也始终没法痛快地实现他的个人抱负,在反对他的声音之中,就有指责他好色的。

据历史学家考证,辛弃疾的确是一个风流好色,沉迷风花雪月的人。先不论他在J院的左拥右抱,除了正室妻子范氏,光小妾被记录在册的就有七位。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插图(1)

且他的妻妾姓名都稍显暧昧,都是辛弃疾亲自取的,他大多都取其小妾的姓或名的一个字然后叠音,如田田、钱钱、整整、香香、卿卿、飞卿、粉卿。

这些姓名各异的小妾也都“各司其职”,其中钱钱与田田经辛弃疾训练过后,“皆善笔札,常代辛弃疾答尺牍”,另外的几位或是歌喉诱人,或是舞姿撩人,甚至有专门负责辛弃疾的生活起居的。

这也不禁让旁人想象辛弃疾平日里的生活,我们也可从他诗词里的只言片语窥见一二:“娇痴却妒香香睡,唤起醒松说梦些。”“有时醉里唤卿卿,却被旁人笑问。”

辛弃疾在外游玩也会与各色美人相识相伴,性质类似露水情人。例如他的《南乡子 舟行记梦》里所写的:“欹枕舻声边,贪听咿呀醉眠。梦里笙歌花底去,依然,翠袖盈盈在眼前。别后两眉尖,欲说还休梦已阑。只记埋怨前夜月,相看,不管人愁独自圆。”连梦里都是笙歌婉转。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插图(2)

在家里小妾姿色眼花缭乱,在外辛弃疾仍要纵情风月。元郭宵凤《江湖纪闻》中曾记载过这样一件小事。

辛弃疾如往日那般到青楼寻欢,同行的还有好友刘改之。辛弃疾看中了其中一位女子,可当时辛弃疾的下属正好也在,两人相中了同一位女子,那位下属不知与他争夺J女的是辛弃疾,在房间里与那名J女饮酒作乐。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插图(3)

刘改之和辛弃疾

辛弃疾心中不满,与刘改之回到办公场所,连夜传唤那名下属,可其因在青楼作乐并未及时返回。辛弃疾因此找到把柄处理下属,准备将其财产充公。

下属不明就里,搞清缘由后机灵地借给辛弃疾母亲拜寿给他送了一笔数目可观的钱才避免被免职。从这也可看出,辛弃疾非但风流成性,还收受贿赂。这就是他被诟病的另一点—贪财,在庄园豪宅中奢靡享乐。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插图(4)

庄园豪宅

辛弃疾虽未被真正重用过,可他生活在官员薪水普遍较高的宋朝,俸禄较为丰厚。例如,辛弃疾曾担任过浙东安抚使,属于二品官,每月俸禄可高达六百万文。不仅如此,辛弃疾还会利用职务之便,在百姓或下属身上搜刮一些油水。

据说辛弃疾坐拥多处房产,是个妥妥的房产大王,其财力不容小觑。他曾修建过一间豪华程度让人乍舌的豪宅,辛弃疾把它唤作“稼轩”。

首先,“稼轩”的面积就足够惊人:“其纵千有二百三十尺,其横八百有三十尺。”按现代面积算法,辛弃疾的这间豪宅占地面积达到了十万平方米。广阔无比的豪宅里容纳了上百间房屋,花园亭台应有尽有……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插图(5)

《稼轩记》中对此有过这样的描述:

“郡治之北可里所,故有旷土,三面附城,前枕澄湖如宝带。济南辛候幼安,一旦独得之,既筑室百楹,财占地十四。乃荒左偏以立圃,稻田泱泱,居然衍十弓。东罔西阜,北墅南麓,以青径款竹靡,锦路行海棠。集山有楼,婆娑有堂,信步有亭,涤砚有渚。皆约略位置,规岁月绪成之。”

这样一间庄园豪宅,让官位比他高的官员都感叹不已,辛弃疾贪污腐化的程度可想而知。

在这样的豪宅里,美女自然是必不可少的,辛弃疾也会追求纯朴原始的农夫生活。就如《清平乐·春居》中所写的:“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真可谓岁月静好。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插图(6)

辛弃疾还为自己的庄园豪宅新开了一个池子而专门写了一首《南歌子·新开池,戏作》:“散发披襟处,浮瓜沈李杯。涓涓流水细侵阶。凿个池儿,唤个月儿来。画栋频摇动,红蕖尽倒开。斗匀红粉照香腮。有个人人,把做镜儿猜。”

花前月下,瓜果满盘,美人对镜自赏……

辛弃疾除了自己建豪宅,平时还时常召集文人雅士相聚一堂,对待朋友也是出手阔绰,甚至出手就是一套房子。奢靡之余,辛弃疾也不忘与好友一同享乐,这其实也是他的重情重义。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插图(7)

重情自恋

辛弃疾与陆游为知心好友,两人相差十几岁,属于忘年交。

辛弃疾富甲一方,可陆游经济情况则并不佳,重情重义的辛弃疾见好友陆游居住在简陋的房子里,便常提出要为他建新房,但陆游并没有接受,但内心却是异常感动,他曾说:““辛幼安每欲为予筑舍,予辞之,乃止。”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插图(8)

陆游

辛弃疾的情义不仅体现在慷慨上。《贺新郎·把酒长亭说》是辛弃疾因难舍好友陈亮而写的。当时他与陈亮一同前往鹅湖游玩,两人相谈甚欢,在一起共度了十日有余。

到陈亮要离开的时候,辛弃疾非常不舍,他看着陈亮离去,两人惜别后,辛弃疾难忍内心思念,竟直接决定要驾车追回陈亮。可难奈天公不作美,风雪交加,无法继续前行。

陈亮知晓辛弃疾为自己写了一首词后,便给辛弃疾写信诉说自己的思念,并向其索要《贺新郎》。而且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情,他也作了一首词回应辛弃疾—《贺新郎·寄辛幼安和见怀韵》。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插图(9)

陈亮

辛弃疾虽风流,可对妻子也是情深意重。有一次范氏生病了,辛弃疾请了大夫上门治病,期间他对大夫说,若是能治好范氏的病,他就把身边的侍妾送给他。

所谓重情自恋,长相俊朗的辛弃疾对自己也是极为自信。据记载,辛弃疾“肤硕体胖,目光有棱,红颊青眼,健壮如虎。”

或许是因着相貌优势与出众才华,辛弃疾颇有些自恋,在游山玩水曾发出这样的感叹:“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也曾写下这样的词句:“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插图(10)

不遗憾于无法与古人相见,但为古人无法见到自己而遗憾,这是何等的自恋啊!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辛弃疾也是凡人身,也有七情六欲,其才华不过是一种锦上添花,我们看待他也应持有平常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