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绿文 古诗词 辛弃疾充满浪漫色彩的《水调歌头》,狂放瑰丽,不亚于李白、苏轼

辛弃疾充满浪漫色彩的《水调歌头》,狂放瑰丽,不亚于李白、苏轼

宋光宗绍熙五年(公元1194年),辛弃疾再一次被弹劾,不得已,他回到了江西铅山瓢泉新居中,再度开始了闲居的生活…

宋光宗绍熙五年(公元1194年),辛弃疾再一次被弹劾,不得已,他回到了江西铅山瓢泉新居中,再度开始了闲居的生活,在这段时间,他写下了很多优秀的词作,下面这首《水调歌头》,便是其中之一。
 

这首词前,有一个小序,交代了写作的原由和背景,序曰:“赵昌父七月望日用东坡韵叙太白、东坡事见寄,过相褒借,且有秋水之约。八月十四日,余卧病博山寺中,因用韵为谢,兼寄吴子似

辛弃疾充满浪漫色彩的《水调歌头》,狂放瑰丽,不亚于李白、苏轼插图

这个小序的意思是说,赵昌父在七月十五日用苏东坡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词韵,写了一首关于李太白、苏东坡的词,寄给了我,对我进行了赞美,但是这种谬赞是不敢当的,他约我中秋一起泛舟。八月十四日,我因病卧床在博山寺中,于是用他词作的原韵写下了这首答谢他的词,并把此词寄给吴子似。吴子似,在这段时间,正任铅山县尉。

辛弃疾是被排挤之后,才不得已赋闲乡野的,他的心中,始终有一颗报国的心,但是宏图之志难展,所以悲愤沉郁之情,总是体现在他的词作中。辛弃疾乡野闲居期间中,虽然常常寄情山水,但是内心深处,却一直渴望能够施展自己的抱负,实现收复失地的理想。在辛弃疾的这首《水调歌头》中,我们便能看到他这种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心情。

水调歌头

辛弃疾

我志在寥阔,畴昔梦登天。摩挲素月,人世俯仰已千年。有客骖鸾并凤,云遇青山赤壁,相约上高寒。酌酒援北斗,我亦虱其间。

少歌曰,神甚放,形则眠。鸿鹄一再高举,天地睹方圆。欲重歌兮梦觉,推枕惘然独念,人事底亏全?有美人可语,秋水隔婵娟。

首二句开门见山,直抒胸臆,以梦境领起,“我志在寥阔,畴昔梦登天”,表现了词人高远的志向和气魄,概括了全词的主旨,因为有远大的志向,所以才有梦天之举,屈原《九章》中便有“昔余梦登天兮,魂中道而无航”之句,辛弃疾此处,正是化用。辛弃疾在现实中难以施展自己的才能和抱负,所以只好寻求于梦境,这两句,实乃全词的文眼。

辛弃疾充满浪漫色彩的《水调歌头》,狂放瑰丽,不亚于李白、苏轼插图(1)

接着“摩挲素月,人世俯仰已千年”之句,是词人在梦中飞上青天,并且来到了月宫中,他赏玩着明月,陶醉在这明月的美好之中,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千年。千年的时间跨度,在词人笔下,信手拈来,丝毫不让人觉得夸张,反而有种豪迈的气度。

有客骖鸾并凤,云遇青山赤壁,相约上高寒”,此处的“有客”,应该是指词人的好友赵昌父,赵昌父平素便气度不凡,世人认为他有陶渊明之风,所以辛弃疾,便以“骖鸾并凤”来赞美他,以便表现好友的儒雅风采,并且也是对好友赞美自己的回敬之辞。而青山、赤壁,则是指李白、苏轼。赵昌父骑着鸾凤飞升,在彩云之间,遇到了李白、苏轼,于是四人一起,遨游天宫。

辛弃疾充满浪漫色彩的《水调歌头》,狂放瑰丽,不亚于李白、苏轼插图(2)

辛弃疾将赵昌父与李白、苏轼并称,他自己虽然也在其中,却不免要自谦一下,“酌酒援北斗,我亦虱其间”,在你和先贤们喝酒的时候,我不过是陪衬,滥竽充数罢了。

词人为何要这样写?除了对应赵昌父原词之外,还有,便是词人想说明,在现实中,很难找到像赵昌父这样志同道合的朋友,只好将理想寄托于梦境和理想中的人物,于是便同李白、苏轼一起,饮美酒、游天宫,想象悠远,气度不凡。

下片继续写梦境,“少歌曰,神甚放,形则眠”,词人在梦中,潇洒豪迈,内心充满了激情,于是唱起了歌儿来,妙在词人的描写,说身体虽然犹如睡眠,但是精神却是奔腾豪放的。这其实,也表现了稼轩在闲居时的心境,身虽闲,志却不闲,时刻不忘国家大事。“鸿鹄一再高举,天地睹方圆”,借助鸿鹄搏击长空,抒发自己豪壮的志向。

辛弃疾充满浪漫色彩的《水调歌头》,狂放瑰丽,不亚于李白、苏轼插图(3)

然而,梦境终有醒来的时候,“欲重歌兮梦觉,推枕惘然独念,人事底亏全”,梦中词人可以放声歌唱,可以纵横驰骋,但是醒来以后,面对赋闲的现实生活,一切却都不同了,于是词人产生了一个疑问:为什么人世间不如意之事那么多呢?“亏全”,是以月亮的圆缺来比喻人间的悲欢离合,正如苏轼所言:“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到了结尾,词人说“有美人可语”,一笔宕开,似乎不再抒发梦醒后的惆怅,而是想要将这心事诉说给朋友听,这里的“美人”,其实便是吴子似,但是末一句,却又说:“秋水隔婵娟”,即便是有朋友诉说,也因为一泓秋水的阻隔,而不可能了,稼轩最终想表现的,还是苦闷和无奈的心情。

辛弃疾充满浪漫色彩的《水调歌头》,狂放瑰丽,不亚于李白、苏轼插图(4)

辛弃疾在词中,先是大篇幅写梦境,之后,以梦醒进行对比,表现了远大志向与社会现实的落差,词人“人事底亏全”的一问,更是淋漓尽致地表现了一个有着雄才大略却无处施展的英雄的无奈,正是“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另外,稼轩的这首词,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这主要体现在梦境上,他为我们亦真亦幻、跌宕起伏的描绘了一幅梦境驰骋图,奔逸潇洒,狂放不羁,充满着豪迈的激情,五光十色的仙宫景象,浪漫瑰奇的想象,令人目不暇接,妙不可言,词中提到的李白、苏轼,均有浪漫情怀,稼轩此处,当可与之比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