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绿文 古诗词 一代词宗李清照的幸与不幸:人比黄花瘦

一代词宗李清照的幸与不幸:人比黄花瘦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宋神宗元丰七年二月初五(1084 年 3 月 13 日) 出生于齐州济南(今山东省济南市章…

一代词宗李清照的幸与不幸:人比黄花瘦插图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宋神宗元丰七年二月初五(1084 年 3 月 13 日) 出生于齐州济南(今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的一个官宦书香人家。父亲李格 非进士出身,继“苏门四学士”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张耒之后,他与廖 正一、李禧、董荣并称为“苏门后四学士”。他们都是苏轼文学的传人,元 祐文坛的中坚。李格非官至提点刑狱、礼部员外郎。李清照的生母是北宋名 相王珪的女儿,在李清照幼年时期就去世了。李清照的继母是北宋状元王拱 辰的孙女,真正的书香闺秀,蕙质兰心,颇有文学造诣。李清照在这样的家 庭背景下成长起来,不仅眼界开阔,而且气质高雅,刚刚十几岁就成为了京 城家喻户晓的才女。

李清照 18 岁时,嫁给了同为官宦子弟且名满京城的才子赵明诚。才子 佳人,门当户对,他们不仅对诗词歌赋都有执着的雅兴,而且还偏爱金石书画。 因此,二人婚后夫唱妇随,过着神仙眷侣一般令人艳羡的生活。

首先,李清照的人生是幸运的。她有着无忧无虑的儿童时代,初露锋芒 的少女时代,甜蜜温馨的初婚时代。李清照的前半生可谓顺风顺水,一路欢歌。

因此,李清照前期的词作,表现的完全是一个明媚欢快的少女:溪亭日暮, 乘舟误入藕花深处,说不出的意兴盎然;蹴罢秋千,遇见可心之人,羞怯慌乱, 又忍不住倚门回首,把青梅浅嗅,一个娇羞悸动的少女形象跃然纸上。

在女子的婚姻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李清照幸运地遇上了自己 的爱情。她和赵明诚的婚姻,既有天定之缘,也有人为之因,绝非误打误撞。 一个是有见识的闺中才女,一个是倾心于金石收藏的博学郎才,二人的结合 本来就有基础。婚后,二人志同道合,吟风赏月,共同致力于金石书画研究 与整理。闺房之乐,让他们的感情更加绵密;闲情雅趣,让他们的心思更加 澄明。共饮共醉,赌书泼茶;同进同出,收集金石;相依相守,淡泊明志。 他们的婚姻是平等的,是夫妻更是知己,这也是李清照人生际遇中最值得书 写的一笔。金石的收集与研究,是维系他们情感的纽带,也是他们毕生共同 追求的目标。有此追求,劳劳尘世里,既有情怀,也有雅韵;既成寄托,也 成趣味。

一代词宗李清照的幸与不幸:人比黄花瘦插图(1)

 

婚后的李清照,词作不再只有闺阁中的明媚欢快与清淡寂寞,而是多了 柔润撒娇与陶醉甜蜜。即便是小别的离愁,也是忧而不伤,令人动容。

其次,李清照的人生又是不幸的。宋钦宗靖康二年(1127 年),金朝军 队攻克北宋首府东京(今河南省开封市),俘虏了宋徽宗和宋钦宗二帝,并 押往金朝京师会宁府(今哈尔滨市阿城区),北宋灭亡,史称“靖康之变”。 随着北宋政权的土崩瓦解,李清照夫妇也不得不离乡背井,随着宋高宗赵构 所统治的南宋朝廷,开始了漂泊不定的逃亡生活。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 单行。逃亡期间,她深爱着的丈夫赵明诚不幸离世,夫妻多年收藏的金石书 画也在战乱中散失殆尽,李清照的心情一下子便跌落到谷底。而后,这个曾 经不知道什么是困苦的女子,带着“才女”和“词宗”的名气,跌跌撞撞地 从谷底坚强地爬起来,走进了“寻寻觅觅、冷冷清清”的后半生。但环境的 艰苦和命运的不幸,非但没有把外表柔弱的李清照击倒,反而让她的内心更加强大,眼界更加开阔,思想也更加深邃。从此,她的词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更多地表达逃亡奔波的孤苦生活和国破家亡的凄凉心境。

李清照的性格之中,有女人天生的柔婉细腻和敏感多情,这让她在爱的 世界里更像一个小女人。她小女人的本性,在她的词中随处可见。像体现娇 嗔灵动的“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像 体现细腻缠绵的“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像体现销魂憔 悴的“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像体现敏感微妙的“多少事,欲说还休”…… 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味,天然、纯净而又本色,不逊色于任何一个女人。

但是,如果她的个性中只有小女人的一面,那她必然像一缕飘柔的雨丝, 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悄无声息的,泛不起任何的浪花。她能够成为有着“才 女”“词宗”盛名的李清照,是因为她具有一种暗藏于婀娜之中的清傲与刚强。 这种清傲与刚强,让她远远超脱了庸俗,成为一个独特的才女。那如水一般的 缓缓柔情,那如山一般的悠悠视野,让她在两宋群星灿烂的天空里脱颖而出。

一代词宗李清照的幸与不幸:人比黄花瘦插图(2)

 

李清照的清傲与刚强,首先表现在她的识见上。少女时代的她,便用诗 来直击时弊:“五十年功如电扫,华清花柳咸阳草。五坊供奉斗鸡儿,酒肉 堆中不知老。胡兵忽自天上来,逆胡亦是奸雄才。勤政楼前走胡马,珠翠踏 尽香尘埃。”(《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二首》)整个宋代,朝廷上上下下 大多数人丧失血性和斗志,官军几乎是逢打必输、逢战必降。尤其是面对南 宋朝廷的软弱无能,她一身傲骨,写出了引起巨大轰动的千古绝唱:“生当 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夏日绝句》)北宋 灭亡后,她一心盼着朝廷能收复失地、重整河山,用诗来谴责朝廷偏安一隅、 不思收复河山的无能:“佛狸定见卯年死,贵贱纷纷尚流徙,满眼骅骝杂騄駬, 时危安得真致此?木兰横戈好女子,老矣谁能志千里,但愿相将过淮水。”(《打 马赋》)就是到了晚年,流落飘零,当她得知朝廷派大臣韩肖胄出使金国, 仍然不忘奉上一颗热切盼望的心。她写道:“想见皇华过二京,壶浆夹道万人迎。连昌宫里桃应在,华萼楼前鹊定惊。但说帝心怜赤子,须知天意念苍 生。圣君大信明知日,长乱何须在屡盟。”(《上枢密韩公诗二首》)生在 这样的国家里,她满可以苟且偷生,随遇而安,可她骨子里的刚强,让她时 刻不忘强国威,振国魂。身为一介女流之辈,她呼唤铁血英雄,渴望驰骋疆场, 对整个缺少威风傲骨的宋朝君臣以及士人,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和极大的愤慨。 李清照的清傲与刚强,还表现在她的超凡脱俗。南渡之后,在颠沛流离、 夫死家亡、身心俱疲、孤苦无依之际,她无奈地选择了再嫁。在重贞节烈妇 的封建礼教的束缚之下,再嫁是需要一番勇气的。然而,再嫁并没有让她找 到可以依靠的肩膀,相反却让她见证了卑鄙龌龊的丑陋人性。在精神与肉体 的双重折磨之下,她没有麻木到底,没有隐忍到底,没有迁就到底,没有窒 息到底,没有泯灭心性,做一个逆来顺受的软弱之人。她的清傲与刚强,终 于让她从屈辱的枷锁中挣脱出来,选择了用诉讼来结束这段不堪忍受的婚姻。

李清照的离婚举动,震惊了许许多多封建意识根深蒂固的世人。由此, 她所制造的离婚事件,便成为了当时所谓的仁人志士用来谗污诋毁女词人的 由头。可想而知,李清照的心里承受着多么大的压力。即使多少年以后,当 人们提起这一离婚事件时,还依旧不依不饶地对李清照指责一番。但李清照 永远是李清照,一直挺立在封建世俗的诋毁之中,没有被无情地击倒。

而最能体现李清照个性的,无疑就是她的诗词。她在属于她的那个时代 里,可谓是才名远扬。她那些或清丽,或哀婉,或豪放,或深沉的辞章,是 宋代文学史上最独特的风景。而她又在不属于她的时代里,千古留名,万古 流芳。她那些或绮丽,或忧伤,或旷达,或低回的诗文,是中华文学史上一 座永久傲立的丰碑。

一代词宗李清照的幸与不幸:人比黄花瘦插图(3)

赏析李清照不同阶段的诗词,就像品尝一次回味无穷的饕餮盛宴。不管 是少女时“倚门嗅青梅”的聪慧羞涩,或是婚后“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 相思缠绵,还是老年时“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凝重悲伤,李清照都把古典诗词的精髓,连同她自己的一颗心揉进了作品,凭艺术的美 感陶醉心扉,浸润灵魂。

李清照不仅才华横溢、智慧超群,而且不拘小节、率真不羁。她爱酒。 她在《如梦令 • 常记溪亭日暮》中写道:“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她在《醉花阴 • 薄雾浓云愁永昼》中写道:“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 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 西风,人比黄花瘦。”她在《声声慢 • 寻寻觅觅》中写道:“寻寻觅觅,冷 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 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 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不管快意青春,还是小别离愁,抑或后来的凄 凉悲苦,李清照都会以酒为伴,或者酣畅豪饮,或者浅斟小酌,都不失为一 种风雅。

和所有的文人雅士一样,李清照也爱茶。与丈夫赵明诚隐居青州时,两 人最大的乐趣,就是在整理收集金石书画之余,煮茶品茶,并形成了一个“赌 书泼茶”的典故流传下来:李清照和赵明诚都喜好读书藏书。李清照的记忆 力强,每次饭后一起煮茶时,就用比赛的方式决定谁来先饮茶。一人问某典 故是出自哪本书哪一卷的第几页第几行,对方答中先喝,可是赢者往往因为 太过开心,反而将茶水洒了一身。茶香氤氲在李清照的生活中,也弥漫在她 的诗词里,更渗透在她的灵魂深处。

李清照爱赌,更擅赌。她自称“性喜博,凡所谓博者,皆耽之”,但这 丝毫不影响她作为文人的清雅。她是“命辞打马”游戏的首创者,为“依经 马”的每一种走法设置规则,并有《打马赋》和《打马图序》等名篇流传于世。 李清照借《打马赋》表达自己忧时忧民的强烈感情,以棋局喻政局,借“打马”喻表心志。

李清照善于把爱情从传统的婚姻观念中剥离出来,追求爱的纯粹与独立、 平等与自由。她的爱情大大方方毫不掩饰:从情窦初开的懵懂怀春,到执子 之手与子偕老的新婚祈愿;从深闺梦里的刻骨相思,到爱情之痒的愁肠百结; 从冲破世俗羁绊再嫁,到不惜一切代价摆脱荒唐婚姻的勇气与魄力……爱, 她就爱得执着热烈;恨,她也恨得干脆利落。

在李清照看来,人生最高的境界是真、善、美的结合。她携着她率真的 个性,精美的艺术手法,人文的悲悯情怀徜徉在诗歌的长河里,流传千年而 不朽。正所谓“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她被那个社会成全, 又被那个时代毁灭。

一代词宗李清照的幸与不幸:人比黄花瘦插图(4)

 

宋高宗绍兴二十六年(1156 年),李清照在孤独、寂寥、对往昔的回忆 与对国家的忧思中,走完了满是坎坷风霜的一生,享年 72 岁。

李清照的一生著作颇丰,她在世的时候,她的文集就曾刻印流行于世。《直 斋书录解题》称当时流行有《漱玉集》1 卷、“别本”分 5 卷;黄升《花庵词选》 称当时流行有《漱玉词》3 卷;《宋史 • 艺文志》称当时流行有《易安居士文集》 7 卷、《易安词》6 卷。但这些卷本,没有流传下来。现存的诗文及词集,都 是后人所辑。清代的《四印斋所刻词》中的《漱玉词》,只有 58 首流传于世; 近人赵万里在《校辑宋金元人词》中,仅将 48 首词收到《漱玉词》中。

虽然李清照留存下来的词作不多,诗文更少,但却能与苏轼、辛弃疾、 柳永等宋词大家比肩,胡适甚至称其为“女文豪”。她的人生经历虽有诸多 存疑,但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却不可撼动。

李清照在《词论》中,提出了“词,别是一家”之说,主张词必须尚文雅, 协音律,铺叙,典重,故实。她的词擅长白描手法,用字自然浅显而音节和谐、 词意婉转,并经常在寻常词语中创出新意,在文学词坛中独树一帜。在词的 内容上,她一方面以女性特有的艺术感受,使两宋以来的婉约雅词的题材、意境更加深化、细腻,将婉约词派推向了新的高峰。同时,通过描写个人的 苦难遭遇,反映出两宋之交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历史悲剧,创造了无与伦 比的“易安体”。

后世对李清照的词评价非常高。李调元在《雨村词话》中评价说:“李 易安固不仅为妇女中之能文杰出者,即在各时代的诗人中,她所占的地位也 不能在陶潜、李、杜及欧阳修、苏轼之下。”认为她的词:“不徒俯视巾帼, 直欲压倒须眉。”宋代朱熹说:“本朝妇人能文只有李易安与魏夫人。”明 代杨慎说:“宋人中填词李易安亦称冠绝。”现代郑振铎说:“李清照是宋 代最伟大的一位女诗人,也是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一位女诗人。”还说:“像 她那样的词,在意境一方面,在风格一方面,都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1987 年,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命名水星上第一批环形山,有两座分别以我 国古代两位著名女诗人的名字命名,一位是蔡文姬,另一位就是李清照。这 也是历史上仅有的名字被用作外太空环形山的女性。 李清照的名字,永远璀璨在宋词的星空里,鲜活在人们的记忆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