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绿文 古诗词 你听过最委婉的诗词是?都是有故事的人啊

你听过最委婉的诗词是?都是有故事的人啊

01 毕业典礼那天,走上前去跟男神抱了一下,跟他说“海上月是天上月”,然后挥手告别。 嗯,那个场景只是我的想象…

01

毕业典礼那天,走上前去跟男神抱了一下,跟他说“海上月是天上月”,然后挥手告别。

嗯,那个场景只是我的想象。

事实上到了那天,我只是远远的看了他一眼,没有拥抱,也没有“海上月是天上月”。毕业典礼之前在脑海中预演了n遍,最后也没用上前。

他即将出国留学,我南下求职。

从此山高水长,后会难期。你听过最委婉的诗词是?都是有故事的人啊插图

02

我犹豫了很久,把截图发给他,问他,“你要不要猜一猜,你在哪个分组里?”

他先猜了自己是我同过窗的校友,我摇摇头。

他又猜了自己是鸡犬升天的皇亲国戚,我说猜错了。

他继续猜自己是东厂小太监,我说不是。

他猜了自己是打王者荣耀的好基友,仍然被我否决。

他试探说:难道我是你的……年少冲动?

我:我们常常把写作的冲动误认为才华——这里是一起写写东西的基友。

我看他一点点排除,已经要接近我的那个答案,心生欢喜。

但他不猜了,直接问我:我到底在哪里啊?

我慢慢打字告诉他:老来多健忘。

他发了一个吐血的表情:原来我是那么容易被忘掉的。

他不知道这句诗的下一句是什么。

在他简单粗暴的理科生的理解里,这只是对人老多健忘的调侃。

老来多健忘,大概是我见过最委婉的表白了。

(PS: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03

镜与人俱去,镜归人不归。

无复嫦娥影,空留明月辉。

 

你听过最委婉的诗词是?都是有故事的人啊插图(1)

陈朝公主陈贞,陈珠宝之妹,封乐昌公主,才色冠绝,嫁与江南著名才子徐德言为妻。后隋兵入侵,陈朝大乱,徐德言预感陈朝将亡。于是跟他妻子说:“以君之才容,国亡必落入权豪之家,斯永绝矣。倘若你我情缘未断,犹冀相见,应以信物为凭。”

说完,乃破一镜,各执其半,约曰:“他日必以正月十五卖于都市,我当在,即以是日访之。”

后来隋灭陈,陈贞果然被迫嫁给越国公杨素为妾,杨素宠嬖殊厚,对陈氏宠爱有加。而徐德言自战乱后,却流落江湖,一直辛苦寻找妻子。三年后他来到京都洛阳,在正月十五日来到市集。看到有白头老奴在卖半面镜子,开价大大高于市价,众人都嘲笑不解。

徐德言看到这情景,心知是陈氏未忘两人约定。便带着老妇来到自己家,设食款待,把缘故都一一告诉老奴,然后拿出另外的半面镜子以合之。老奴告诉他,乐昌公主已经嫁给杨素为妾多年,即便两人旧情存系,也改变不了结局。徐德言听后心痛不已,遂题诗曰:镜与人俱去,镜归人不归。无复嫦娥影,空留明月辉。”

陈氏看到此诗后,涕泣无言,茶饭不食。杨素追问之下,得知此事经过之后,怆然改容,深受感动。虽然他也深爱乐昌公主,也不得不忍痛割爱,所谓君子有成人之美也。于是他召来徐德言,把妻子还与他,而且厚加馈赠了两人。洛阳市民闻听此事,无不感叹。

后杨素为他们饮酒践行之时,乐昌公主赋诗一首,诗曰:“今日何迁次,新官对旧官。笑啼俱不敢,方验作人难。”随后两人重归江南,白首终老。

看完这个故事。有时候不得不为古人的深情执念所感动,倘若换作常人,怕早已委身富贵权豪,忘掉过去了。若无执着,中途放弃,徐德言怕是再也遇不到那个卖镜的老人。

04

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

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

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执戟明光里。

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这首诗是张籍写给李师道以拒绝藩镇高官拉拢,表示自己一心忠于朝廷的。

张籍也是很厉害了,能把挖墙脚这事写得光明磊落,“知君用心如日月”,你情意绵长,情真意切,光明正大,是个胸怀坦荡的君子。

不得罪人,“系在红罗褥”,我珍重你的心意,“还君明珠双泪垂”,我有我的立场,虽然我感恩你对我的赏识,但是不好意思,很遗憾。

“事夫誓拟同生死”,誓死忠于朝廷,两面不得罪,多厉害呀!

这还不含蓄委婉精妙绝伦?

就仅从字面意义理解,也是细致入微,委婉动人的一首诗。就“恨不相逢未嫁时”这一句,已然牵动多少小姑娘的情思。

05

《烦忧》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重复的诗句,是层层叠叠密不透风的思念,可是,你的名字,欲言又止;我的相思,欲说还休。

秋天来了,我有诗人应有的清愁;大海的辽阔,更牵引我的思绪到远方。所有的愁绪终究还是指向你,但是倘若有人问起,我不敢提,哪怕你的名字。更何况,我对你的思念,我的愁绪。如何非要跟身边的人解释我的烦忧,那是海的辽远提醒我孑然一身,秋的寂寥添了清苦的诗情。

诗的反复是诗人对内心络绎不绝的思念之情的放纵,倒叙则是内心欲说还休的挣扎,犹如巨浪拍岸又缓缓退潮。尽管内心汹涌澎湃,却强行抑制。字里行间的压抑,皆因情深至怯。如此浓情,尽托“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一句,没有“你”的故事,不知道“你”是谁,甚至没有我对“你”情感的描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