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绿文 古诗词 唐诗还能这样写!你读过最委婉的诗~

唐诗还能这样写!你读过最委婉的诗~

唐代科举,有行卷的风气。所谓行卷,就是在正式考试前,将自己的诗文作品献给主考官或有名望的公卿,以期得到赏识或推…

唐诗还能这样写!你读过最委婉的诗~插图


唐代科举,有行卷的风气。所谓行卷,就是在正式考试前,将自己的诗文作品献给主考官或有名望的公卿,以期得到赏识或推荐,进入“通榜”(根据举子们的才德和声望列的一个参考名单)。

行卷

宝历二年,越州人朱庆馀进京参加礼部试,用了一首《近试上张水部》给当时以提携后进著称的韩门大弟子、水部员外郎张籍行卷。

朱庆馀

诗曰: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这是一首女人诗。所谓女人诗,也就是与女人有关的诗,分为真女人诗与假女人诗,真女人诗就是直接写女人的诗,假女人诗就是以写女人之名抒发其他情感。朱庆馀这首是典型的假女人诗,不是真的写一个女人要拜见公婆,而是用这么一个事例比喻自己即将到来的省试。自己此时行卷的心情,就好比一个小媳妇将要拜见公婆,好好地梳洗打扮,还要问夫君一句,我的眉画得怎么样?那种兴奋与忐忑,可谓委婉含蓄地得到了表达。

张籍是怎么回的?

张籍看到就笑了,提笔回了一首《酬朱庆余》。

张籍

诗曰:

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

齐纨未足时人贵,一曲菱歌敌万金。

一位越地的美女刚刚补完新妆从镜中呈现出来,自己知道自己很漂亮却更加地低调思量,虽然有大量穿着名贵的齐地出产的细绢的美女但是他们都还不足以为世人所重,惟有这采菱女的一曲高歌才值千金。

同样一首假女人诗。你小子这么有才,不要犹豫了,其他人也厉害但你才是那个值万金的啊!

果不其然,宝历二年,朱庆馀进士及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