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绿文 古诗词 辛弃疾是豪放派词人,也是南宋词人最后的风骨

辛弃疾是豪放派词人,也是南宋词人最后的风骨

呜~悠扬的号角声仿佛还在耳畔边回响,军帐中,一位颇有书生气质的将军看着手里的宝剑低声吟诵”醉里挑灯…

呜~悠扬的号角声仿佛还在耳畔边回响,军帐中,一位颇有书生气质的将军看着手里的宝剑低声吟诵”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空有一腔热血却无处释放。白发已生却抵挡不了渴望杀敌保国建立功勋的豪情壮志。他,就是豪放派词人——辛弃疾,也是南宋词人最后的风骨。

 

辛弃疾是豪放派词人,也是南宋词人最后的风骨插图


公元1140年5月28日山东历城县,一名男婴呱呱坠地,为了有一个好的寓意,父亲为他取名弃疾,字坦夫,后来改字幼安。此时的山东已经沦落于金国之手,祖父辛赞虽在金国为官,但心中时常对国家现状感到忧虑,始终没有放弃杀敌保国的希望。在父辈的教导下,目睹受辱同胞长大的辛弃疾立下了恢复中原,为国效力的志向。

辛弃疾是豪放派词人,也是南宋词人最后的风骨插图(1)

公元1161年,金国举兵南侵,后方的汉族同胞趁着金兵后方空虚,抓住这个机会,奋起反抗,时年二十一岁的辛弃疾觉得展现自己雄心壮志的时候到了,便聚集了两千余人,成立了一支义军,加入了耿京领导的一支队伍,正式开始了自己的从军生涯。年少热血的辛弃疾意气风发,在抗金的战场上屡立战功。公元1162年,辛弃疾奉命和南方的朝廷联络,可就在回来的途中,却听到了主帅身亡的消息。而罪魁祸首不是金军,是义军将领张安国。因为金人的承诺,背叛了义军,还带走了大部分群龙无首的士兵。辛弃疾听到这个消息,悲愤不已。为了给主帅报仇,辛弃疾带着五十士兵星夜前往叛徒张安国济州的府邸。当时刚得到赏赐的张安国正在醉酒欢饮,听到辛弃疾前来便吩咐士兵带他们进来。没想到这正是辛弃疾所要等到的时机,趁着众人不注意,辛弃疾快步向前用剑架住了张安国,面对着兵士的包围,辛弃疾没用慌乱,大声宣布到,朝廷大军将至,愿归降者,朝廷可既往不咎。就这样,五十人的辛弃疾不仅从万军中带回了张安国,还发动了上万士兵加入抗金的队伍中来。因为之前的表现,看出了这个青年的英勇和豪情,宋高宗任命他为江阴签判,从此辛弃疾开始了他的仕途,而此时的他才二十五岁。可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不仅是他年龄的巅峰,也是他人生的巅峰。

辛弃疾是豪放派词人,也是南宋词人最后的风骨插图(2)

公元1164年辛弃疾初至南方,昨日的成就让他对未来建功立业,实现抱负充满了希望,在任职期间多次发表自己的见解,上书请求抗金北伐,但他忽略了南宋朝廷的态度。此时懦弱的南宋无意再起兵戈,所以这些建议虽在民间广为传颂却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波澜。同时在金国长大的身份和过于刚直的性格,让他在官场上难以立足,得不到充分的信任。因此朝廷选择忽略了他的军事才能,转而使用他的政治才干。多次将他派往江西湖北等地担任地方重要官员,整治荒政。表面上看似风光,但这一切都和辛弃疾的报复相违背,虽然政绩出色却总有一种郁郁不得志之感。期间在江西任通判时,词人写下了《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就连那险峻挺拔的山脉都抵挡不了奔腾的江水,可为何自己的北伐大业却受到百般阻碍,困难重重。就连鹧鸪也在用啼叫声劝慰着自己”行不得也哥哥”。就这样在闲置中他感到了岁月的流逝,空有一腔热血却无法施展,内心的压抑深深地折磨着这位爱国青年。

辛弃疾是豪放派词人,也是南宋词人最后的风骨插图(3)

时光荏苒,一直到公元1180年,辛弃疾都辗转于各州任行政官员,似乎统军作战已经成了历史。仅有的几次战役也是和剿匪除寇有关。时间的沉淀让他认清了朝廷的软弱,也意识到自己的性格难以得到重用,更不要说北上伐金,实现自己的抱负。于是心灰意冷的辛弃疾于1181年在上饶建立了一座庄园,命名为”稼轩“,并自号”稼轩居士”。时值受到弹劾被罢官。辛弃疾便回到上饶,学五柳先生陶渊明开始了自己的归隐生活。在此期间写下了著名的《丑奴儿》(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青玉案•元夕》(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等充满了田园风情的诗句。但从词中不难看出闲淡之中苦闷的心情。”却道天凉好个秋”看似平淡,实则充满了悲愤。在《清平乐》中,辛弃疾写到”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展现了当时安定的一面,却没有进一步描写村子里的各种矛盾。看似祥和美好的场景中,其实暗含了对朝廷的不满。

辛弃疾是豪放派词人,也是南宋词人最后的风骨插图(4)

公元1203年 ,为巩固自己的地位当时的重臣韩侂胄决定伐金,他启用主战派人士。年迈的辛弃疾被任命为绍兴知府兼浙东安抚使,这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在次年晋见宋宁宗时,谈了自己的抱负并认为金国必亡,然而这一切努力终究还是还是化为了乌有。因为触动了当权者的利益,在不久后就被谏官上奏而遭到罢免。自己的壮志再一次未酬,辛弃疾写下了名传千古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自己已经年迈,可雄心壮志仍然没有机会实现,只剩满心的忧愁。在此后朝廷虽任命他为兵部侍郎等职,但已经对朝廷彻底失望的辛弃疾都选择了请辞。

辛弃疾是豪放派词人,也是南宋词人最后的风骨插图(5)

1207年,朝廷再次启用辛弃疾,但此时的辛弃疾已久病卧床。同年十月,带着悲愤的心情和未能实现抱负的不舍,在大呼”杀贼”中,辛弃疾离世。后被朝廷追赠光禄大夫,谥号”忠敏”。这是辛弃疾的悲哀,也是那个年代所有有抱负的渴望为国家建功立业的男儿的悲哀。”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英雄已逝,但风骨长存,至今仍影响着一代代人。

返回顶部